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为撰写《列国志》新增书目《国际海事组织》一书,到新加坡访学30天(2018.6.14-7.13)。端赖南洋理工大学李明江博士大力帮助,此次方得以成行。未来几个月几乎都在出差。这是特例。学者不应该如此。

 
    已经来过几次狮城,但前几次都是开会。这次时间相对较长,希望对新加坡能有更为细致的观察,从不同方面。过去几年,已经写过一些与新加坡的文章,主要分析新加坡的政治外交,这次则希望能对其内政有所体察,为此做了些针对性安排。当然,外交领域依然是考察的领域之一,行前还接到一家刊物的约稿,主题也与新加坡外交相关。
 
    新加坡很小,自称“地图上的小红点”。陈水扁时期的“外长”陈唐山则将之形容为“鼻屎大的国家”。许多中国学者戏称只为“坡县”。从面积上看,新加坡确实小,719平方公里面积可能赶不上中国的一个县(俺老家不算大县,县域面积也有1500平方公里),570万的人口当然超过了中国一个县的人口,而大约相当于中国一个地级市的规模(如福州市的760万)。但这个由“福建、广东沿海一带贫苦的农民和渔民的后裔”(李光耀语)创建的国家,有傲娇的资本,是个值得解剖的麻雀。
 
第一个住处:裕廊西街(Jurong West Street)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将在这栋楼里住到6月底。这是组屋,当然,是比较新的一代组屋,相当于中国的经济适用房。对于新加坡的组屋,有几点想说:(1)80%的新加坡人(包括公民与永久居留权拥有者)都住在组屋里。不大理解新加坡政府为什么要让80%的人以非市场手段解决住房问题,直觉40%-50%是个较为合理的数据。当然,新加坡政府这怎么做,有其强大的理由,即使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至少他们很早就意识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2)这种大楼外表不齐整、不美观,但内部做到了:让一套房子的各个部分都能有较好的采光,包括房间、卫生间、客厅、厨房。这种以居住者为着眼点的设计理念,当然是对的。
(3)新加坡的每一栋租屋都编号,我考察了一下,那一带的租屋都做到了车可以开到每一栋的楼下,离电梯的距离不到20米。不清楚市中心的租屋是否做到了这一点。
(4)租屋都是开放、没有围墙的,与大路之间用草地隔开。据说公寓有围墙,我下半月将比较一下公寓与租屋的差别。至于别墅,全世界都差不多,但在新加坡只是很少的富人才住得起。租屋有防盗网,但不是中国那种朝外突出的做法,我住的这一带在外面都看不到防盗网,我的房间里,防盗网是装在玻璃内侧,可拆卸的那种,没有中国防盗网那么牢固,因为没有必要?
(5)小区里有健身房、便利店,房子外观普遍比较干净,也不显得低档;公寓式住宅则有小区游泳池等配套。从内部看,租屋以简单实用的装修为主。并不追求高档豪华。
(6)为什么叫组屋?因为都是“组织上修建好以便宜价格卖给中低收入阶层的”?未必。发现都是以若干栋为一组修建起来的,有的同一个号码还有分为A栋、B栋、C栋。或许与此有关。
(7)这种房子,如果不是地段特别好,一般年轻人都买得起。裕廊是工业区,位于新加坡岛的西部,北部与南洋理工大学相邻,西边的大士(tuas)就在柔佛海峡边,大士西侧不远就是碧桂园填海造地修建的森林城市。原先规划的隆新高铁起点站也在大士。但高铁项目现在悬了,因为马哈蒂尔当选后下决心放弃这个项目,已经在与新加坡政府讨论赔偿金的额度。大士能源公司是新加坡三大发电厂之一,发电量占新加坡的26%,它2009年被中国的华能集团控股了。新加坡对于发展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比较积极,文化领域亦然。安全领域则另当别论。新加坡在内政外交上都是“算盘高手”。
 
 
住处外的裕廊西街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裕廊西街算干线大道。途中左边是自行车道,这一带的自行车道已经成网,看到不少人汽车来往,包括满头白发者。200米外就是轻轨。感觉是这一带地面不是特别干净,地上烟蒂不少。晚饭后四处逛了一圈,包括金山岭一带,发现抽烟者甚众。也许因为这一带是工业区,工人抽烟比例比较高。
 
不怕人的小鸟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小鸟如此不怕人,说明已经习惯了与人相处,也知道人不会伤害它。这里有某人的“魔爪”为证。就在离开先锋地铁(轻轨)站几百米外的路边。
 
裕廊西的黄昏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从这张图中可见,新加坡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干净。然而,有几点可以小说一哈子:第一,从落地起,这两年折磨俺不轻的过敏性鼻炎好多了,证据是,在帝都不时发作的“连锁喷嚏”很少出现了。第二,车让人那叫毫无疑问,包括在大十字路口的右拐道上,过马路轻松了;第三,没有交通协理员,但红绿灯被严格遵守,看不到中国式过马路。
 
 
华灯初上裕廊西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与上图同一个路口。远处就是某人住的小区。左上角灯光后面是停车楼。路过的几个组屋区都有这样的停车场。俺在福州的小区是新加坡公司设计,物业管理被称道,汽车全部进入地下停车场的做法也是一大亮点。此次发现,新加坡并不是都让车都进地下。地下车库的成本毕竟高,在裕廊这样的地方规划建设小区,配套修建一个停车楼是更好选择。问题是,北京郊县几个楼盘能做到呢?车主似乎都愿意免费停在路边?房地产商不愿意修停车楼?过几年就会发现问题。主要问题在于政府没有强制要求。城市管理上,“农民与渔民的后裔”依然值得“达官贵人与文人墨客的后代”学习取经,虽然后者过去四十年做得还不错。
 
工业用房价格
薛力:新加坡访学首日小记(2018年6月14日)
    路过先锋路上金山岭食肆西侧的一个房产中介。想了解一下这一带的房价,却发现其经营的是工业用房,第三行价格最高,折合成人民币为每平方米1.1万元左右。  
 
      在先锋地铁站的食肆里点了一碗饺子面当晚饭,4.0新加坡元,折合人民币不到20元。发现绝大部分的价格都在5元以下,说明新加坡的基本食物的绝对价格与北京差不多,但北京的人均GDP为1.7万美元,而新加坡的人均GDP大约为5.3万美元。也就是说,北京的食物物价高于新加坡。
 
 
     题外话说几句。新加坡是典型的发达国家,可从这裕廊西这一带的情况看,感觉似乎不如北京的东升科技园,也不如加拿大的埃德蒙顿:卫生、房子质量、人员观感。当然,工业区与科技园区、加拿大最富有省份首府相比,不大恰当。
 
2018年6月14日
 
话题:



0

推荐

薛力

薛力

249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国际政治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研究领域:中国对外战略、中国外交,海洋问题、能源政治,近期比较关注南海问题与“一带一路”。出版专著2部,主编2部,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政治研究》等国内代表性国际关系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在海内外报刊杂志上发表时事评论文章约200篇。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