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薛力 > “一带一路”与韩国

“一带一路”与韩国

        薛:“一带”政策结果可能比较好。中国为什么把“一带”放在“一路”面前呢,就是想把重点放在“一带”上面。所以在巴基斯坦、中亚哈萨克斯坦投了好些项目。但最后真正做起来会发现,“一带”项目政治象征性更大,真正的获益还在“一路”上。所以现在回过头来又开始注重“一路”。毕竟,中亚总共才6000万人,就等于一个安徽省。
 
  李:战略性的角度来看还是“一路”比“一带”重要?
 
  薛:一个是重要,一个是好处在那里。哈萨克斯坦再重要,也才1800万人。
 
  河:中国过去是大陆国家,现在是大陆国家也是(海洋国家)。
 
  薛:海陆复合型国家。
 
  河:因此战略上来看,还是两边都要注重。不过过去已经重视了大陆方面,因此(现在)更注重海洋方面。
 
  薛:你觉得现在中国整体上是注重海洋还是大陆?
 
  河:美国为什么会成为世界性大国?
 
  薛:因为它的海洋霸权?
 
  河:对。
 
  薛:所以中国必须模仿(copy),对吗?
 
  李:还是应该突破南海政策,才能成为世界大国。
 
  河:我觉得中国不可能放弃(南海岛礁)主权,因此,两项政策之间存在矛盾。
 
  7、现在有的人认为中国“一带一路”钱撒得太多了,而且效益差、不可持续。你觉得“一带一路”可持续吗?
 
  李:我先说一下,具体情况了解得不多。但是,中国国内经济情况好的话问题不大,但如果经济情况不好的话就不同了。中美贸易战比较厉害,而且整个经济增长率下降,这种情况下,继续做“一带一路”有点为难。据我了解,中国以与周边国家共同投资为原则(比如中国投资70%,沿线国家投资30%),推行“一带一路”倡议。但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基本上很落后,他们没有钱,也没有能力借其他国家的钱,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借)中国的钱投资,中国国内经济不好的时候(就很为难)。
 
  薛:那你觉得能怎么办呢?放弃吗?
 
  李:调整速度,慢慢做。在收益不高的情况下,持续的大规模投资是坚持不下去的。何况中国国内经济情况不好。
 
  河:“一带一路”在概念上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有特殊目的的“一带一路”策略,比如说通过经济的手段,要成为强大国。从这个方面来看,如果发生了消极的变化,中国可能坚持不下去。不过“一带一路”还有一个方面,即是中国经济成长的一个办法,这涉及到国内外贸易方面。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应该继续坚持跟周边国家、还有欧洲国家的合作。(总的来说)“一带一路”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特殊目的的,另一个方面是普遍性的经济发展规律,一种自然的经济增长方式。从(后者)这个角度来看,(即使)要发生问题也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薛:(总结一下)从这两方面来看,特殊目的肯定很难持续,(但)如果从经济发展的一种方法来看,是可持续的。(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规模太大?速度太快?还是中国太主动?或者其他什么原因?
 
  河:中国太主动。由此,人家都怀疑中国有特殊目的:扩大影响力,要成为强国。
 
  薛:河教授说是因为中国太积极了,(李)你同意吗?
 
  李:一般来讲,如果有一个国家投资另一个国家,应该受到热烈欢迎吧?
 
  薛:对啊,资本哪儿都缺。
 
  李:但是为什么大家都批评中国的国际投资,而且批评得厉害呢?中国还是应该反思这些。中国对那些国家提供经济优惠,反而没得到很好的形象,中国应该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有一个国家到韩国投资,韩国政府会非常热烈地欢迎。也许中国推进“一带一路”的方式有问题。
 
  薛:河教授认为中国太积极了,李教授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李:看沿线国家内部情况,详细调查,按照他们的需要做。其实沿线国家它们是愿意的,它们需要高铁。比如60、70年代,韩国希望建立高速铁路,但没有钱。如果那时候中国来我们国家,为我们建立高速铁路,我们会非常感谢。
 
  薛:高铁必须要经济发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建设。
 
  李: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只考虑中国方面,不考虑沿线国家内部,太主动了、太积极了。应该反思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结果。
 
  薛:据我的调查,东道国政府大多数还是感激的,反对的是反对党与部分民众,这些人的声音在媒体上容易传开。要是政府反对、主流民众也反对,项目是谈不成、也做不动的。
 
  李:还是政府和公民社会内部的舆论都得考虑。
 
  薛:恐怕不容易。公民社会本来就是分裂的。非政府组织(NGO)本身也是一门生意(Business),养着许多人。非政府组织本身也有一个民主赤字问题:其正当性与合法性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8、随着华为事件出现,原来有人认为国营企业“走出去”不好,要主张私营企业“走出去”。但现在华为还是被人打压。美国甚至动用国家力量来对付华为。中国该怎么办呢?韩国、日本企业“走出去”的时候似乎不存在这个问题。
 
  李:这不是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问题。华为企业是中国高级技术产业的代表,如果美国能够挡住这个企业的发展,那么美国可能放慢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速度。高新技术战争是在中美战略性竞争关系当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薛:为什么美国不攻击LG与三星?
 
  李:因为韩国和美国之间根本不会发生战略性的竞争。
 
  河:韩国不是美国的竞争对象。华为问题反映了中美之间的竞争关系。这种竞争关系才刚刚起步,以后(会)更加激烈。
 
  薛:是个长期过程?
 
  李:如果我是中国政府的话,暂时后退,做小部分让步,然后把资金投入到开发超越美国的新技术。我看十年或二十年以后,中国在高精尖技术方面一定超过美国。
 
  薛:你觉得现在华为5G技术领先得不够多是吗?
 
  李: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如果我是美国也会这么做(牵制中国)。除了你们比美国更努力开发高新技术以外,没有别的方法。
 
  河:习近平一上台就提出了“中国梦”,这我们想不到。
 
  薛:其实以前也有类似的提法,如民族复兴。他(只不过)用“中国梦”来表达中国崛起,意思差不多。
 
  李:如果十年后提出(“一带一路”),那个时候中国的能力会比现在更强一些。克服美国的打压相对比较容易。
 
  河:如果中国坚持邓小平所说的“中国一直坚持韬光养晦、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美国不可能这么打压中国。但中国已经表明要成为强国,因此美国的知识分子和智库的好多人都认为,中国的力量达到了美国竞争对手的程度。
 
  李:习近平上台后一开始两三年,美国没多大感觉,但是从2017年开始,美国开始把中国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这种观点现在在美国政府、政治界、学术界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共识(consensus)。我们韩国国内对中国的评价也比过去更差,中国威胁论的地位比过去上升。
 
  注:本文经两位受访者李正男与河度亨教授审核。
 
“一带一路与韩国”已经访谈了三个并在FT中文网上发布。这是第四个,对高丽大学李正男教授与韩国国防大学河度亨教授二人的访谈,发表在《中国评论》2019年10月号(总第262期),属于该刊物"东亚国家和地区看一带一路"系列之二。之一是对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达吉*辛格的访谈。
 
发表链接为:http://www.crntt.com/doc/1055/5/1/2/105551276_4.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5551276&mdate=1029150249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