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薛力 > “一带一路”与新加坡企业发展

“一带一路”与新加坡企业发展

访谈对象:许振义,新加坡隆道智库研究院总裁,前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驻上海办事处主任(驻沪总领事馆商务领事)
访谈时间:2018年7月9日中午
访谈地点: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HIVE
中方访谈人员:薛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录音整理:刘立群,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录音稿校对:薛力研究员
本文经受访者审定
 
1、在您看来,中国推进“一带一路”的原因是什么?
 
主要包括经济和外交两个方面。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四十年,近十多年来鼓励企业走出去,按照当下经济发展的程度以及结构调整需求,需要加大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力度。另外,中国希望与地理位置相连的国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发挥更强的外交影响力。
 
2、您认为“一带一路”的优点是什么?不足又是什么?
 
从东南亚地区来看,主要优点是能带来硬件和政策上的便利,让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连接更有效率。缺点是很多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发生变化,从前几年的模糊立场发展到近几年开始担忧。担忧的原因包括:第一,中国是否会通过“新海丝”过度介入当地经济社会甚至政治领域;第二,担心“新海丝”投资过大,当地经济能否消化得了;第三,“一带一路”大多是超大型项目,这些水坝、港口、公铁路建设是否会影响当地生态和环境;第四,担心中国自带技术人员和工人,不给当地制造就业就会。
 
(薛:新加坡也会有此类担心吗?)
 
没有,因为“一带一路”的具体工程项目都不在新加坡推行,所以这种担心不存在。
 
(薛:新加坡在中国投资很多,中国到新加坡投资多吗?能排前十位吗?)
 
最近几年很多,应该能排得上前十(没有具体研究)。近两三年中资企业越来越多地利用新加坡的金融中心地位进行融资,然后再投资到东南亚地区,比如云南水务,它在香港上市,在新加坡成立东南亚总部,融资后投往泰国、缅甸等国。
 
3、“一带一路”目前在新加坡的实施情况是?(项目数量、投资金额、未来走向等)
 
在新加坡计划实施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唯一项目,我认为就是新隆高铁(新加坡-吉隆坡),但是2018年5月份马来西亚新政府上台宣布取消(薛力说明:2018年8月,新马两国联合宣布此项目为暂停状态,两年后才决定是否实施)。不过,新加坡的政府和企业界都很支持“一带一路”,尤其是“新海丝”。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机会,可以与第三国合作,参与投资、规划、管理、融资以及港口、机场等建设。因此,2018年4月份的博鳌论坛上,两国在“一带一路”第三国的服务项目合作文件。
 
(薛:以前有一个International Enterprise Singapore, 简称IE新加坡,还有一个机构叫Spring,是干什么的?)
 
IE Singapore中文叫国际企业发展局,前身是贸易发展局(TDB),它有两个功能,最早是鼓励、支持新加坡企业做国际贸易,后来添加了帮助新加坡企业走出去的功能。由于职能已经拓展到国际贸易之外,因此,改名为IE新加坡。而Spring新加坡是个英文缩写,全称是新加坡标准、生产力与创新局,主要任务是帮助新加坡企业提升生产力。现在发现Spring与IE的职能有重合部分,所以就合成一个Enterprise Singapore,中文叫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原来想2018年4月1号宣布合并,有人说这会被误解为愚人节玩笑,所以,推迟到4月2号公布两个机构的合并。
 
(薛:新加坡政府IE帮助了很多企业,您觉得效果如何?)
 
我十多年前在IE工作过四年,只能从我当年的观察来评论。IE的工作成效肯定有,但是没有外面宣传的那么大。企业和IE是互相帮助,有些企业很需要IE帮助,尤其是小企业。但是,从政府的角度说,更愿意帮大企业,因为同样是做事情,大企业投资大,业绩上也好看。但是,IE对于大企业的帮助究竟有多大,则不好说,比如说带大企业去见上海某个副市长,这个是IE的功劳,但企业后来继续与政府保持联系,才真正做成了投资,这就与IE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薛:通商中国,它的侧重点在哪儿?)
 
“通商中国”这个名字容易让人误会,其实,它并不做任何商业或经济项目,而是希望建立个以华文华语为交流媒介的平台,造就一批双语双文化的中流砥柱,保留新加坡多元文化传统,搭建联系中国与世界各地文化和经济的桥梁。它成立的唯一宗旨是帮助新加坡人了解中国、认识中国,希望能够在未来与中国经商的过程中提供便利。
 
新加坡政府为了一碗水端平,不能给通商中国投钱,否则别的族群会说,怎么把纳税人的钱用于支持一个专门与中国加强沟通的机构。因此,这个组织是由李光耀发起,但由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来筹办,主要由商界资助,自己也办一些自负盈亏的项目,如每年七八月举行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既然是商业公司资助,终极目的是方便新加坡人与中国通商,那么,需要在名字中有所体现,因此,就叫了这么一个名字,其实相当容易引起误会,以为它是个商会或商业平台。
 
4、您觉得“一带一路”推出后,中国的外交政策(以及对外投资模式)是否发生了变化?
 
中国外交政策先发生变化,然后才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十八大后,中国外交政策开始发生变化,一个巨大变化是,从当年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到现在“有所作为”而且付诸行动。“一带一路”是这些改变的一部分。
 
5、您觉得“一带一路”推出后,中国的国家形象是:变好、变坏、没变?
 
从新加坡来看很复杂,“一带一路”倡议刚出来时,新加坡就表态支持“一带一路”,没有反对或负面想法。新加坡是发达国家中最早支持“一带一路”的,没有“之一”。但是,2016年发生中新外交摩擦后,对中国的形象形成两种看法。一种是在中国工作的新加坡人,他们的主流看法是认为新加坡不对,因为长时间居住在中国,并且看得都是中方媒体报道的新闻,外加有些人只是企业中层干部或小老板,自身视野并不开阔,所以就很容易偏听偏信。一种是在新加坡长期与中国做生意的大企业老板,他们的看法就比较中立,因为居住在新加坡会接触到本国的言论解释。
 
但是,这两类人共同的态度就是无论中国对错,都不要与其引起纠纷,甚至发生对抗。还有一种是新加坡的反对党支持者,从他们看来,2016年的外交摩擦证明人民行动党(PAP)政府失策甚至无能,他们当然也认为是新加坡政府不对。
 
总的来说,中国国家形象在新加坡人眼中应该是好多于坏的。“一带一路”提出后,普遍的看法是“一带一路”有利于本区域,尤其有利是新加坡。
 
(薛:新加坡认为中国哪些行为是错的呢?)
 
比如,中国媒体片面报道说,李显龙在美国说中国不好。其实,李显龙在说完中国后也批评了美国,说美国自己不遵守国际法,就无法要求中国这么做。而媒体仅截取了批评中国的部分,读者一看,感觉李显龙彻底站到了美国那边。
 
6、您如何评价中国的南海政策?有利于还是不利于“一带一路”建设?您的建议是?
 
南海政策和“一带一路”建设没有矛盾,中国是从两个方面分别推进。“一带一路”是一个宏大、长期的倡议,要慢慢推进。在推进的过程中,它给东南亚国家带来经济资源以及做好民心相通,那么东南亚国家可能会在获利的同时,减弱与中国在争夺领土上的抗争,甚至可能稍作让步。所以,我认为这两个行动是一种相辅相成、互相推进的过程,最终目标是提高中国在本区域的影响力。
 
7、你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如何改进?
 
很难判断。就目前来看,“一带一路”的有些项目已经开始建设,有些还在谈。某些项目故意冠上“一带一路”的头衔,实际上与“一带一路”关系不大。所以,目前很难判断中国是用力过大,还是过小。不过,中国没有能力、也不应该单枪匹马推进这些项目,要多考虑所在国的需求和人力,甚至要与第三方的投融资进行合作。
 
8、您是更欢迎中国的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作为“一带一路”的实施者?
 
我没有研究过国企和私企在“一带一路”国家投资的比较研究。从直观感觉看,国企和私企都会被贴上“中国”标签,其商业行为很容易被认定为中国国家行为。比如,一篇文章报道,中国私企在欧洲投资港口遭到当地政府反对,原因是担心被用来做中国军港,影响本国的战略安全。这就是将私企投资当作中国的国家行为,等同于可能的军事扩张或者至少是军事存在。所以,对于外国来说,区别国企和私企没有意义。
 
本文发表于《中国评论》2020年第一期,是“东亚国家与地区看一带一路”系列之六。企业是“一带一路”的主要载体之一,而某种程度上作为东南亚商业中心的新加坡,又是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一大平台。因此,我们这里发布的访谈,受访者是非常熟悉新加坡企业事务与中国情况的许振义先生。
发表版链接:
“一帶一路”與新加坡
http://hk.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92&kindid=0&docid=105646532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