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薛力 > 伊朗为何成为“什叶派国家”?

伊朗为何成为“什叶派国家”?

一直在思考古波斯文明与现代伊朗的关系。一个大题目,有意思,但非常耗费脑力与时间。去年去了一谈伊朗,增加了一些感性认识。借写博客的机会,稍微梳理了一下相关知识,但“写一篇文章”的愿望还是未遂。为了系统梳理一下相关知识,上中国社科院图书馆,发现相关书籍很有限,而且多数放在不怎么外借的地下书库。这折射了伊朗在中国学界受重视的程度。北大等高校有少数学者研究伊朗问题,但有的研究者翻译的伊朗研究专著质量不令人满意。中国知网上有一些与古代伊朗(波斯)、现在伊朗相关的学术文章、报道文章,对于我了解经历了15个朝代的伊朗文化与伊朗人的认同,颇有帮助。当然,与熟悉伊朗问题的学者交流请教是必不可少的。最后写成了1700字的文章发表于《世界知识》2017年第19期(2017年10月1日出版)的“地心力说”专栏。算是阶段性小总结。1700字的空间内很多地方没法展开论述,因此,窃想有机会应该扩写成相对长文。写这种文章纯粹是为了求知之乐,既没有经济效益也与正能量关系很弱,严重违反本朝的时代特点与时代精神。但是,老夫还是乐意为之。

上次伊朗行的博客:

【游记】我的波斯,你的伊朗

伊朗为何形成什叶派认同

一提到“伊朗”,很容易联想到两个概念:什叶派穆斯林、古波斯文明。那么,为什么以波斯帝国、波斯文明著称的伊朗地区,在伊斯兰化的过程中,接受的是少数派的什叶派信仰,而没有如大多数伊斯兰国家那样接受逊尼派信仰?这是古代伊朗人在无法避免被伊斯兰化的情况下,为保持自己的族群特征而做的选择。

古代伊朗人曾创造了辉煌的波斯文明,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国教琐罗亚斯德教是比犹太教还早的一神教,对犹太教的诞生有直接的影响;阿契美尼德帝国幅员广阔,且远在阿拉伯帝国之前。安息帝国、萨珊帝国也曾称雄一时。这些辉煌的历史,成为伊朗人构建族群身份的强大精神源泉,并强烈影响着伊朗人的行为取向。后世的舒毕主义(Shu'ubiyah)与去阿拉伯化,都是这种情感诉求的不同表现

伊朗(Iran)的词源是“雅利安”(Aryan),其原意为“农夫”,后转化为“高贵的”。萨珊帝国被称作埃兰沙赫尔(即雅利安帝国),古伊朗第一个朝代被称作埃兰(Elam)时期,都表明了伊朗与雅利安的关系。因此,伊朗人认为有足够的历史证据表明自己属于印欧语系的雅利安人。礼萨汗1935年将国家名称从波斯改为伊朗乃“正本清源”之举。古希腊人把住在法尔斯(Fars)一带的人称作波斯(Persia)人。古波斯语P与F相通。法尔斯是古波斯人最早定居处且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中心地带,涵盖了今伊朗南部的大部分地区。

伊斯兰教越出阿拉伯半岛向外大幅度扩张与阿拉伯帝国(632-1258年)同步。伊朗的伊斯兰化始于642年第二任哈里发的军队在卡迪西亚战役中彻底击败萨珊波斯军队,终于萨法维王朝时期(1501-1722年)大力推广什叶派并将之确定为国教。

阿拉伯帝国全盛时期的750年,其东部疆界已经到印度河一带。处于阿拉伯帝国疆界之内的伊朗很难避免被伊斯兰化。但选择阿里及其(与法蒂玛的)后人为穆罕穆德的合法继承者,则与一些主客观因素有关。

主观上对雅利安的强烈认同这时就发挥了作用。而阿里及其后裔正好吻合了伊朗人的雅利安认同:理念上正统、血统上纯正高贵、并带有悲情色彩。

什叶派只承认伊玛目(指阿里以及他与法蒂玛的直系后裔)是穆罕穆德的合法继承者;有自己的四圣书,强调教法学家对古兰经“字里行间”意义的解读;将信仰伊玛目作为基本信条之一且坚持伊玛目不谬论;实行教阶制度;相信宇宙理性流溢出宇宙万物。

这些特点限制了什叶派信众的广度,也不易获得更多的伊斯兰宗教与政治领导人的支持,其成为伊斯兰教中的少数派具有必然性。但什叶派更为注重用宗教理论与概念的辨析,其宗教理念上更为系统、严密。值得注意的是,逊尼派的许多宗教观点,是在回应什叶派质问的过程中形成的。

阿里是先知穆罕穆德的堂弟和与女婿,出生于克尔白,他的一位妻子法蒂玛是穆罕穆德的小女儿,且被看作是各方面都很完美的穆斯林女性,又生育了两位伊玛目儿子。什叶派因而有理由认为,阿里与法蒂玛的后代不但具有最为高贵与纯正的血统,还具有完美的品行,很好地诠释了先知的宗教理念。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虽然先后娶了两位先知女儿,但这两位女儿在其他方面无法与法蒂玛相比,奥斯曼及其后裔没有被什叶派认可或与此相关。

阿里党人在反对倭马亚王朝的斗争中逐渐形成和发展成为什叶派。阿里长子哈桑669年被人毒死。次子侯赛因成为继承人后又在680年的卡尔巴拉之战中被杀,头颅被送往大马士革。这是什叶派成型的标志。他被害后引发了一系列什叶派暴动,非阿拉伯人参与其间,什叶派随之传播到非阿拉伯人中。什叶派的悲情情结也与此有关,其信徒在卡尔巴拉朝圣时经常自我鞭笞和号哭。从侯赛因殉难开始,什叶派一直受正统派的压制、歧视和迫害。这种逆境也加深了什叶派的宗教信念和凝聚力,并导致什叶派采取塔基亚原则

客观上,阿拉伯人掌握着最高宗教领袖哈里发的任命权,并通过宗教干涉波斯人事务。波斯人希望能减轻或摆脱这种控制,但又不能脱教。如果自立一派,就可以解释教义并由波斯人出任最高宗教领袖。

1258年以什叶派为主要谋士的旭烈兀受命攻占巴格达,处死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最后一任哈里发,建立波斯伊利汗国。什叶派因而迎来转机,十二伊玛目派在波斯得以扎根。

除了所有穆斯林的圣地麦加麦地那之外,什叶派还有四个圣地,两个位于伊拉克,即阿里埋葬地纳杰夫,侯赛因殉难与埋葬地卡尔巴拉。两个位于伊朗:什叶派第八伊玛目里达埋葬地马什哈德,里达之妹法蒂玛埋葬地库姆。伊拉克与伊朗因而成为什叶派聚集区。但伊拉克什叶派属于阿拉伯人。

 

(本文受益于与马晓霖教授、秦天博士的交流)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