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薛力 > 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筹划了许久的一带一路调研非洲行,比较顺利地结束。一行六人,冒号带队,两个研究室参与,3月27日飞抵达亚的斯亚贝巴,3月30日飞抵达累斯萨拉姆,4月2日飞抵开罗,4月5日抵京。十天的行程安排得相当满,晚上还要“插花”干点小活儿。每天只能小睡几个小时。而且,为了节省资金,三次在飞机上过夜,因此,犯困是常态。从中发现,洒家精力不够旺盛,“控制不犯困”的能力与技巧明显不足。这可是当领导的基本功哦——据“私下社”消息,有一位副国级冒号,在时差没有倒过来的情况下,保持清醒状态,听“口腔科主任”卡斯特罗连续“独奏”九个小时。个中艰辛,可以想见。而且,据“公开社”消息,拿破仑、阿扁等人的睡眠时间只需要四个小时左右。又找到一个这辈子当不成领导的原因鸟。
 
      当然了,此行也有许多体验与感悟,这些将在未来以不同的方式展示。这里先扼要展示一二,以飨亲友。诸多任务压身,实在没有时间仔细展示,还请海涵则个。
 
       先说几点总体感悟:
 
第一,非洲国家中只有埃及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他则属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但就与中国合作的深度与广度看,许多非洲国家远远超过了好些沿线国家。整体而言,中国与非洲的合作,特别是中国对东道国的影响力,超过了中东、西亚、中东欧等地区;中国与非洲的政治关系亦然,许多非洲国家相当在乎与中国的政治关系,并以此为据,要求中国强化经济投入。可以说,许多非洲国家,乃“不是沿线国家的沿线国家”。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是亚欧大陆,特别是大陆中东部国家。从政治、战略与安全上说,亚欧大陆中东部对中国的和平崛起干系重大,但非洲的市场、人口、资源、中非政治关系遗产也是中国所需要的,且这方面的潜力可能超过了许多“沿线国家”。或许与此相关,林毅夫教授提出了“一带一路一洲”的说法,而发改委相关官员明确表示反对这种说法。那么,如何在“一带一路”这一对外关系顶层设计下,处理中非关系?关注非洲问题的学者有必要直面这个问题,而官方也应该在一段时间的“摸石头”后,给出一个答案。
 
第二,国人对非洲的了解,受媒体影响甚大。俺本人对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的印象,也是封闭而落后,不大安全,埃及更是动荡不宁。实地感受后才意识到,非洲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遥远、不安全、落后。中国到开罗、亚的斯亚贝巴都有直达航班,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还以北京机场为中心开辟亚洲航线,亚的斯亚贝巴也是非洲重要的航空枢纽,埃塞使馆的人告诉我们,每天在此中转到其他非洲国家的中国人有好几千。北京到开罗飞行11个小时,机票通常为5000元,埃及航空还不时提供3000元左右的机票。
 
    不安全主要包括疾病与意外伤害两类。热带非洲的传染病比较多,这是事实,但通常是非致命性疾病,如疟疾、登革热。危险性较大的黄热病、霍乱等都有疫苗。埃博拉病毒埃博拉病毒分4 个亚型,即埃博拉-扎伊尔型(EBO-Zaire)、埃博拉-苏丹型(EBO-Sudan)、埃博拉-莱斯顿型(EBO-R)和埃博拉-科特迪瓦型(EBO-CI)。其中前两个亚型危险性较大,尤其是埃博拉—扎伊尔型。好消息是,2016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加拿大已经研制成功埃博拉病毒疫苗。至于艾滋病,国人已经较为熟悉,其传染途径清楚,稍加学习,即可知如何预防。我们去的三个国家,都有数万中国人生活,因为传染病而死亡者并不多。
 
    意外伤害方面,有统计数据支撑的说法说服力才大。个人判断,伊斯兰国家社会治安总体上不差,即使是ISIS统治的区域,治安问题也不大,但如果反对ISIS,则另当别论,这是重大的ZZ问题,与一般人认知中的社会治安是两回事。当然,恐怖袭击是个问题,但对于非洲来说,发生重大恐怖袭击的是个别案例,这与欧美类似。而在反恐检查上,我们住的几个酒店,经历的那些机场,整体上比国内还要严一些。
 
      非洲固然整体落后,这从民众的衣着与住处上就能看得出来,但非洲的贫富悬殊也很大。在亚的斯亚贝巴,房价甚高,大部分人租房子住,华为的人告诉我们,有铁皮屋的即是中产阶级,但这个城市大兴土木的程度,与中国相比不遑多让。而坦桑尼亚首都达雷斯萨拉姆从城市建设上看,要比亚的斯亚贝巴高出一个层次,开罗更好些,虽然因为税务的原因,“开罗的房子——没屋顶”是常见现象。
 
 
     顺便说一下,中国人在这几个国家的生活水平要高于当地人的平均水平,坦桑尼亚联合建设公司(GROUP SIX)的几位老板都是中国人,据老板之一“烟哥”介绍,占据了该国大部分的房地产开发市场,其在达累斯萨拉姆开发的五栋高层住宅区棕榈滩在当地属于最高档建筑,每平方米均价1500美元,一套175平米的精装修房价格不到30万美元。听看工地的四川工人说,一出门都被当地人称“boss”,体验了一把“人上人”的赶脚。最牛的是华为的食堂,三个国家都做到了“当地最好的中餐馆”的水准,据说是奉行任正非“吃好了不想家”理念。当地职工也可以在此进食,但他们的进餐时间不同,也不大习惯中餐,因此,主要是中方员工在此进餐。可见,口味很大程度上是从小养成的,没有什么高下对错之分。我们在埃塞与埃及都体验了一下,品种丰富味道甚好,比俺所在的社科院食堂整整好上三七二十一倍。秀两张相片证实一下。
 
华为埃及的职工食堂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华为埃及职工食堂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第三,有机会到非洲走走是必要的,“世界观”,顾名思义,要“观”过“世界”才能形成,这是任正非倡导的理念,为此经常调动员工,包括各个国家的总代表。非洲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对于开放才几十年的中国来说,国民的世界观的准确塑造还需要一个过程,许多文化不高的中国人已经在非洲闯荡多年,成为中国实力向外扩展的先锋。作为知识精英,更有必要亲身感受一把非洲这个真是世界的一角。
 
      第四,偏见是人类的宿命,很少人能摆脱,哪怕知识再渊博。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倾向于认为,只有耶和华、安拉才能摆脱偏见与无知,达到全能全知。从逻辑上看,这是一种假定,表明偏见是很难避免的现象。中华文明也认为人无完人,人的缺点中,就包含了因为无知而带来的恐惧、偏见。恐惧与偏见难以消除,但可以减少,亲身体验与认知是有效途径。犹太人有一句话叫“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此,人类还是应该保持一种谦逊的心态,避免好为人师。这似乎是知识分子特别是教师的通病。自省了一下,俺也有此毛病。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当多加警醒防范这类毛病。
 
        包括俺写这些劳什子游记,许多人去过的国家比俺多得多,从来不写此类玩意儿,原因多重,其中之一就是低调行事。俺这么做,是否有炫耀的嫌疑?是否做到了尽可能客观、平实地展示?即使在行文中不时自黑,是否也属于另类的自夸?也许,还是不写为好?多想想,得出一个结论。
 
       三个国家,十天的行程,相片不少,有些已经与家人、少数友人私下分享。这里,选若干张,配上所谓的“薛式旁白”,了却一桩事儿。毕竟,非洲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大陆。
 
第一站——埃塞俄比亚
 
     这个国家在本非洲盲的印象中,是这样滴:一个落后而比较封闭的内陆国家,居民以黑人为主,国家什么都垄断;碰巧出了一个在北大国关学院拿到博士学位的总统,与中国的关系不错;对了,还是非洲联盟总部所在地;最大的卖点是,没有被殖民过,还曾经打败过意大利军队(但意大利军队以打败仗著称,他们的“战场”在厨房与裁缝店,有时候在球场上。因此,一直怀疑意大利人不是古罗马人的后代)。仅此而已。还有,在米国时,曾经与埃塞俄比亚的乒乓球冠军交手过,也就比俺稍微强几毫米。在天朝,他大概连地级市的冠军都拿不到。所以,阿拉是带着一肚子的无知与偏见来到这个国度滴。事实给俺纠错了。汗。
 
拜访CDRC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在驻埃塞大使馆座谈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埃塞东方工业园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非洲联盟总部大楼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非盟总部大楼,中国无偿援建。整个大楼的形状呈现为“竖起拇指、半握拳”的造型,拇指象征非洲站立起来,四指象征非洲团结。同济大学设计。承建商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的专家小组常驻那儿负责大楼维护,特别是电力系统。与技术组长交流,听他讲了一些故事,其中一个故事,我听了小发呆,却让Z大为开怀,鼓励他once more if possible.


疑似全球咖啡原产地KALDI的咖啡豆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俺对咖啡小姐严重脱敏,不理解为何全世界有那么多“银”着迷咖啡。这次才知道,全球最早的咖啡种植地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近郊的KALDI,伊迪斯亚贝巴大学的一个校园就在那一带,我们曾经乘车路过。这袋咖啡豆是否产自那儿,不得而知,但确实是来自当地最有名的咖啡连锁店TOMOCA,店内香气扑鼻,顾客们站着喝上一杯咖啡,然后买一点带走,有咖啡粉,也有咖啡豆。我被怂恿着也买了两袋,结果是一阵心痛加肉痛。不是贵,而是---你懂的。

 

人类始祖Lucy遗骸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这付骨架是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名鼎鼎的露西(Lucy),属于南方古猿阿法种。来自318万年前,从盆骨看,是女性,20多岁,1.0米左右,生过孩子,是现在发现的最早能直立行走的古猿,因而被认定为人类共同的祖母。有了这件东东,简陋的四层小博物馆就有了骄傲的成本。据说LUCY以每年600万美元被纽约一家博物馆租去展览,馆内陈列的是复制品。

 

ARDI遗骸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馆内另一个古人猿化石ARDI,也是女性,生活于440万年前,1.2米高。人类始祖为何不以这个为准?骨架不够完整?还没有独立行走?从手掌看,ARDI比LUCY更为接近古猿,适合于树间行走。据研究,ARDI的大脚趾外撇,这使得其行走比较笨拙,没有露西那么自然。其腰椎结构也不同于现代猿人。

至于19.5万年前的人类头骨化石奥莫I号(OMO I)和奥莫II号(OMO II),当时没有注意。都怪行前功课没有做好。这两个头骨化石,从解剖结构上看,已经与现在人类非常接近(而lucy则相对远,其大脑容量也才400毫升)。这是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强有力证据。

         当然,考古学的不足在于,没有办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连贯的证据说服力相对有限。只能说:没有更好的证据前,假定是如此。

 
 
亚吉铁路——新坦赞铁路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第二站——坦桑尼亚
 
据说,“中非关系看中坦”,而坦赞铁路又是中坦关系的象征。因此,考察坦赞铁路以及与之相关的项目,就可以洞悉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
中土东非公司座谈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坦桑尼亚物价一瞥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坦赞铁路全景图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达累斯萨拉姆火车站代理站长与俺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印度洋边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印度洋边片刻轻松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三、最后一站——埃及
   
    有团内人士评论曰:此行如登梯,发展程度由低到高。从建筑现代化程度未必如此,从人均“鸡的屁”(GDP)角度看,则大致如此。华为埃及的人员多于埃塞,食堂也大一些(见前面图片),这里补一张其埃及分部大楼全照。


华为埃及公司大楼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在埃及外贸与工业部座谈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开罗一瞥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住处接近金字塔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木乃伊棺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3500年前的金床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调研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红海之滨

薛力:体验非洲,重估非洲

结语,实际上已经无语。写不动鸟。狗特白。

2017年4月8日于帝都和平里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