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薛力 > 欧盟正在走向解体?

欧盟正在走向解体?

欧洲正处于多事之秋。始于华尔街的全球金融危机对欧洲造成的伤害甚于美国:美国经济已经处于复苏过程中,欧洲则还在债务危机中挣扎。祸不单行的是,过去一年多,欧洲相继经受了难民潮、恐怖袭击、分离势力抬头、民粹政党影响力大增等事件。6月份退欧公投在英国意外通过,12月初意大利修宪公投又告失败。而德法这两个欧盟核心国家内,质疑欧盟的势力也在快速增长。人们不免疑惑:在地区整合、气候变化、发展援助等方面一直以全球引导者自居的欧洲到底怎么了?这么闹腾下去,欧盟还能存在么?解体是否会成为大概率事件?
 
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弄清,欧洲出现上述乱象的根源是什么?是否已经动摇了欧盟存在的根基?
 
引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债券在欧美属于不同种类。美国主要是个人房贷债券化后形成的次级债券,危机牵涉的对象主要是无力还贷的个人、房贷公司以及“发明”相应金融衍生品的金融机构特别是投资银行。在欧洲引发金融危机的主要是国家主权债务,政府的债务负担超过了自身的承受范围,从而发生债务违约的风险。政府发行债券主要是为了应付社会福利开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等。欧元发行以来信誉良好、稳定升值,欧元区国家发行欧元债券的成本很低,因此发行了大量的政府债券,而且越是经济基本面欠佳的国家,越是依赖于政府债券。
 
但上述开支或者是净支出(如福利开支),或者本身不能产生直接的经济回报或回报率很低(如基础设施建设与对中小企业的优惠贷款),需要通过发展经济、获取税收来平衡。这在经济状况比较好时问题不大,大不了发新债换旧债。但美国次贷危机传导到欧洲后,欧洲主权债务需要支付的利息急剧上升,发行新债券的成本也陡升,而上述种种开支却很难压缩,从而导致一些国家的政府无力支付债券的利息与本金,除非得到特别的资助,否则只能选择债务违约。“欧猪五国”经济相对脆弱,因此,首先受到冲击,但爱尔兰的政府债券主要用于扶持实体经济(如IT、汽车制造),经济恢复较快,2013年首先脱离纾困基金。西班牙政府债券大量投向房地产与旅游业,意大利投向房地产与出口加工业,葡萄牙投向服务业,希腊投向旅游业、航运业与福利开支,因而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大,特别是希腊,缺少坚实的产业基础,税收制度漏洞百出,福利水平却希望比肩德法,长期以来都是寅吃卯粮,金融危机影响到航运业与旅游业后,寅吃卯粮的日子也就到了头。
 
依照常识就可以判断,欧洲摆脱债务危机的途径只有两条:增收节支。这也是欧盟设计援助方案时强调的一点,法德的差异在于法国强调增收优先,而德国认为节支迫在眉睫。最后德国的立场被接受。毕竟,在全球经济基本面不好、欧猪五国难以通过货币贬值刺激经济的情况下,增收困难,节支是不二选择,占政府开支大头的社会福利开支自然成了头号削减目标。虽然福利开支具有刚性,增加容易削减难,但这是必须接受的代价。因此,打着“反紧缩”、“要求债务大赦”旗号上台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最后也不得不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以改革换救助。而较早接受反紧缩措施的葡萄牙与爱尔兰也较快进入经济恢复期,尤其是爱尔兰,多个指标显示已经完全走出了危机的阴影。
 
欧洲国家主权债务高企的原因在于,政府在调剂收入分配与经济活动方面发挥的作用远远大于美国,但全球化导致欧洲产业空心化,经济过度依赖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缺乏实体经济支撑的国家,在遭遇金融危机后迅速变成了没有能力支付债务的国家,居民收入下降乃至失业。欧猪五国顿成“欧洲病夫”就是显例。相反,实体经济比较发达的德国等国家受到的冲击则小得多,依然保持了低速但有效的增长,1999年至2015年,德国与法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分别为1.32%和1.44%,高于欧元区国家平均水平的1.29%。
 
产业链的全球配置,使得制造业、农业、矿业等方面的劳动者收入增长停止或者失去工作,对一些成员国的救助措施让许多施救国百姓增加了不满,猛然涌入的大量难民带来的文化摩擦影响到当地人的日常生活,频发的恐怖袭击则威胁到普通人的生命安全,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导致了欧洲多国民粹主义势力的扩大与右翼势力的抬头。
 
但是,有必要看到几点:第一,欧盟在全球的比较优势是服务业、金融业、高科技产业以及先进制造业,这些行业的优势只有在全球才能得到较好的体现,因此他们支持全球化;已经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传统制造业,虽然能解决大量就业问题,但利润空间有限,对于成本很敏感,不可能回到本国继续生产。
 
第二,统一的货币政策与不统一的财政政策之间的矛盾,导致欧洲无法像美国那样制定出强有力的、与货币政策配套的财政政策,这被认为是欧洲经济复苏慢的一大原因,但是,“用欧元代替本国货币”比“退出欧元回复本国货币”容易得多。经济不好的国家退出欧元区,民众必然担心本国将发生通货膨胀,不愿意接受弱势的本国货币,这将导致本国货币贬值,从而加剧经济形势的恶化。
 
第三,作为欧洲前两大经济体的法德两国,虽然排外势力有所发展,但并没有成为政治主流。两国推进欧洲整合的信念不变,经济基本面也相对较好。移民所带来的问题或会使其反思多元文化的负面影响,但不会改变其对多元文化的整体态度,而且,移民在其人口中所占比例有限,且确实填补了一些行业对劳动力的需求。只要法德态度不动摇,欧盟就不大可能解体。第四,英国从来没有被视作欧盟整合的第三马车,其脱欧对欧洲整合的影响有限。而且,英国的经验显示,脱欧操作起来非常困难,而且几乎等于从身上撕下一块肉,会引发巨大的副作用。就意大利这个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而言,虽然修宪公投失败了,但五星行动党即使赢得大选,也无法像英国那样组织脱欧公投,因为宪法第75条规定,不能就退出国际条约进行公投。而西班牙、荷兰等西欧国家,以及中东欧国家,都无意脱离欧盟。更有乌克兰、格鲁吉亚、土耳其等国家期望加入欧盟。
 
总之,欧洲这两年的乱象,往轻了说,不过是“富人的烦恼”,工资不涨了,一些福利被削减了,但希腊人照样晒太阳,意大利人照样品酒;往重了说,也不过是欧洲整合进程中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一个重要成员国将分离,还有个别成员国闹着也要分家,但这些与叙利亚、南苏丹等地子弹横飞、民众吃不饱等景象相比,算不了什么。一句话,欧洲整合进程的根基并没有被动摇,但前述乱象与挫折,确实为各方重新平衡利益提供了一个时间平台。
 
本文写于2017年1月初,发表于《中国经济报告》2017年第2期。练笔文字,当时正要出访华沙,趁机了解一下欧盟的状况。有点小收获。
 
推荐 0